专访陈松伶:《天地男儿》方巧蓉 沉寂多年为遇见最好的自己!

来源:花钱牛王2019-01-03 20:05:55阅读:

标签专题:

  “一旦有了舞台,你就是Dancing Queen......”著名乐队ABBA的经典名作《Dancing Queen》再次响起,这是中文版音乐剧《妈妈咪呀》北京站的首演返场,饰演唐娜(Donna)的陈松伶着一袭鲜艳的盛装置身舞台中心,唱着、跳着,活力四射、光彩夺目,让人不禁想起她二十多年前饰演音乐剧《雪狼湖》的宁静雪时的样子,那是她事业与颜值的巅峰,从视觉到听觉,一切都美。如今,二十几年匆匆过去,她的美又多了另一种味道,这种味道的名字叫岁月。

  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,陈松伶的形象清晰而又遥远,自上世纪80年代从歌坛出道以来,她横跨音乐、影视、主持、写作等多个领域,最出名的身份还是演员。上世纪90年代,陈松伶与关咏荷、邵美琪、郭蔼明并称TVB第二代当家花旦,塑造了很多经典荧屏形象:《天涯歌女》中深情款款的“金嗓子”周璇,《蜀山奇侠之仙侣奇缘》中娇俏灵动的峨眉弟子余英男,《笑看风云》中性格孤僻的林贞烈,《天地男儿》中温柔善良的方巧蓉……2014年初,TVB创始人邵逸夫先生去世,陈松伶撰文回忆往昔岁月:“过去清水湾电视城、邵氏电影厂和六叔的别墅同在一个山头,对于我来说,这是最美好的时代……”

  2005年,陈松伶因经纪人侵吞财产以及父亲的离世备受打击,一度消沉,甚至患上抑郁症,差点告别人世。就在最低潮的时候,华人音乐剧历史上演出场次最多的音乐剧,亦是华人历史上最受欢迎的原创大型音乐剧——《雪狼湖》由于女主角宁玉凤的扮演者陈洁仪因故不能继续演下去了,张学友的经纪人陈淑芬找到陈松伶,希望她出演这个角色,也帮她度过难关。在《雪狼湖》创造一个个音乐剧记录的同时,陈松伶的状态也一点点好转,再加上后来她因拍戏遇见了自己的“真命天子”张铎,得到了爱情的滋润,把家安在了北京。从音乐剧、综艺节目到影视作品,陈松伶的事业慢慢回归正轨。

  现在,《妈妈咪呀》舞台上这个“用百分之两百感情”做戏的女人,似乎早已把过去的自己远远甩开。

  人到中年遇到唐娜这个角色,陈松伶用两个字形容——幸运。“这个角色刚好适合我的年纪,也是一个有阅历的女性。我用自己人生的阅历去支撑着这个角色,让她更有立体感”,她说,“你让二十几岁的演员去演唐娜,没有那种人生积淀,是不可能的;你让年纪再大一点的演员去演唐娜,又少了一些魅力和活力。”

  陈松伶和唐娜在内在气质上亦颇为相似,她们同样有着女人对生活的浪漫向往,有着强烈的情感和毫不掩饰的表达,而在历经生命考验后,这些特质也并未消失,成为镌刻在身上的印记,伴随着她们走向更美好的人生。

  最好的角色遇见了最好的自己,陈松伶相信,这是缘分,也是命运。

  Q=环球网时尚 A=陈松伶

  Q:这一版音乐剧《妈妈咪呀》,您饰演新一版唐娜(Donna),和之前的版本比起来,您的唐娜有何不同?怎么设定这个角色?

  A:之前,中文版音乐剧《妈妈咪呀》的唐娜扮演者都是短发,我是中文版音乐剧第一个长发的唐娜。最初大家唠嗑的时候,其他演员说,松松你放心吧,他们会把你的头发剪短的。结果造型的时候,英国造型师只是把我的头发修剪了三寸。我问,为什么没有剪成短发?造型师说:“每一个女人都有她的特质,你的唐娜是不一样的,这样的造型让你看起来感性、性感又独立。”我可能更接近电影里还有欧美音乐剧的唐娜,长发造型,野性与知性兼而有之。

  我本人是水瓶座,把唐娜也设定成水瓶座——看起来坚强、有眼光,可是遇事触碰到她的底线或软肋的话,就会手足无措。不过,她还是有一颗强大而包容的心,不会向任何困难低头。

  Q:您怎么评价唐娜的生活方式与情感生活?

  A:唐娜是一个英国人,你知道英国人在有些方面像咱们中国人,为人处世总有一些条条框框。但是唐娜是一个追求自由自我的人,为什么跑去希腊?因为她在上世纪70年代未婚生女,不为妈妈理解。

  《妈妈咪呀》像一个童话故事,我觉得如果在现实中,唐娜活得会很累,如果她生活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,甚至会被浸猪笼,被赶出村。但是,我并不觉得她的生活是一种悲剧,尤其是到了这个时代,不该再用传统思想去禁锢女人,要接受不同形式的家庭组合。作为一个女人,只要你觉得一件事是有可能的话,就可以用自己的双手去实践、去改变。

  做事情都是这样,只要不超越道德底线,应该要创造更多可能,就像我陈松伶的座右铭是:Nothing is impossible, anything is possible!

  Q:对于今天的中国女性来说,唐娜的故事还有哪些其他的启发?

  A:我觉得《妈妈咪呀》是一部有关“Girls Power”的音乐剧,这是两代女性的故事,唐娜和她的女儿苏菲。母女一开始有些误解,因为在一个相对不完整的家庭状态下,唐娜没有把与前男友们的恋爱史、以及自己母亲的不理解告诉女儿苏菲,唐娜在女儿面前一直是积极、向上的,而且她从来没有给女儿任何亲情的包袱,所以当女儿结婚找到爱的人,想选择一个婚礼顺便找到自己的亲生爸爸,这对于不婚主义的唐娜是一个刺激,但她还是支持女儿,也没有把上一代的负能量传递给下一代。

  母女后来的沟通都是双向沟通,彼此尊重,不像现在很多父母那样单向沟通,告诉女儿你该怎样。

  Q:排练《妈妈咪呀》的过程很艰苦吧,您怎样调整自己的身心状态?

  A:我们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就要起来,化妆,等到九点钟排练,一直到下午六点,每位演员的衣服从内到外都是干了湿,湿了干,不生病已经很厉害了。

  在广州场演出的时候,我们一个星期要演八场,周末两天要演四场,下午场结束要五点了,七点半开场,除去化妆,只有1个小时休息时间,怎么补充能量?换谁都要累瘫了。但是只要音乐一响,大家马上就起来,这个戏太有魔力了。一个舞台剧演员的热情,并不是为了那一点工资,而且那点工资养不活他,大家爱的是那种心跳的感觉。

 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,但是我并没有比同组的90后年轻演员体力差,我每天都会给自己积极的暗示。年纪并不是束缚你的东西,它只是一个符号,代表你的阅历和认知水平。

  Q:在表演上,您的偶像是谁?

  A:我小时候好喜欢汤姆·汉克斯,你看他在不同的年纪都有自己的魅力。现在他也老了,我也老了。当然,他是一个男人,我是一个女人,他可以拥有那种魅力,我也可以。通过我的努力,要把每一个角色圆满地完成,不愧对自己,不愧对整个剧组。

  你再看梅丽尔·斯特里普,她也一样,到她60岁的时候还可以演电影版《妈妈咪呀》里的唐娜。外国女演员都是这样,可以演到80岁,每个年龄段都有适合的角色给她。年龄不该成为限制女演员的框框,因为我们演的是人生故事,不是偶像剧。

  Q:在这个年纪,您怎么看待成功?

  A:成功,现在不好说,它需要盖棺定论。成功肯定不是用财富、地位来衡量的,而是当有一天你走了,有多少人为你哭、为你笑。如果一个人走了,即使他再富有,却让更多人觉得庆幸,那他这一生也是很失败的。
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

声明:《专访陈松伶:《天地男儿》方巧蓉 沉寂多年为遇见最好的自己!》摘抄至“花钱牛王”,如无意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