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霞小说网 > 万魄玄心 > 第四十章:随影随风
    七玄宗通向葬剑谷的山中上,两名女子,一前一后闲闲走着。

    前方的明月,不时四处看看路边之景,这路,师徒两已走了有一小段。

    “你偷偷多少次不顾我对你们的禁阻,走过此路?”明月忽而停下,背对着柳飞絮,语无感情地问道,“多年不来,此路亦无一丝变化。”

    柳飞絮愣了一愣,也是停下,呆呆看着师父。

    明月转身,又说道:“两年来,你多次求我,放你下山历练,我不允。今日,你让了玄门试与试资格与那小子,心中可悔?”

    柳飞絮眼中闪烁,不时闪过丝丝哀伤,最后却是坚定,答道:“师父,我不悔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柳飞絮捂着脸,呆呆看着师父,眼中渐渐红。

    “这一巴掌,打的不是你,是我的徒弟。那自八岁起,便跟着我,乖巧、聪慧的大弟子!”

    明月自柳飞絮身旁走过,又停脚,再道:“你可知,你是要继承我之衣钵,做我流月宗下一任首座的!”

    柳飞絮眼中更红,转身惊讶地看着师父:“师父,对不住。首座继任……不是白师妹么,我……她比我更适宜。”

    “她?她之傲心,比我更甚,天资虽好,来日怕是比你,陷得更深。我亦从未想过,由她承此位,从来,便是你。”明月冷言道着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……师父,飞絮并不奢望流月首座之位,更无求七玄之名,只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想寻得你那个风不寻,是吗!”明月转身,眼中怒火燃燃,盯着面前的弟子,“只想寻得你那个风不寻,是吗!你可有想过,已是两年,他怎不来寻你!便是你入得尘世,寻着了他,他又可是还记得你!”

    明月叹气,转身向宗内走去,却似一身无力散下。

    “我幼时,便也似你,常走此路。七玄,何谓七玄?那风不寻若有与你说,你也不会痴得如此……回吧,你白师妹、林师妹第二轮试,便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明月走去,那语,却似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柳飞絮呆呆看着师父,一横泪,缓缓流下,嘴中呢喃:“师父,风不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第五试台,上台静等!下一人!”主持玄门试的老者肃然道。

    张明心握着手中小小的彩石,想了想,将彩石放入怀中,向第五试台走去。

    玄门试第二轮抽烟,极为简单,自一青色布袋中,抽一平凡彩石,定了试台,上去即可。

    “玄门试第一轮,第一试台出试一名弟子,其余试台皆出试二弟子,出试者,近前抽签进第二轮试!逾时无签者,罚退试!”胖道长于老者身旁,扬声喊着,不时,又有弟子来抽彩石。

    到了第五试台前,张明心看看铁链,看看十余丈远的云上试台,咬咬牙,后退几步,先跑后跃,在空中大喝一声,落在第五试台上。

    身后,又是一阵哄笑:“咦,他竟不爬链子了,我特意来看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脸上一红,看着试台之上,已站着一人,那人听着声音,转头望来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张明心叫道。

    那人脸上,一丝苦笑转瞬即消:“有缘”

    樊随风,背手而立,那柄银剑,却不知藏在何处。

    两人不语,忽而,两人的目光,均看向张明心手中,抱着的酒罐。

    “少年便嗜酒,多是不好,你应戒之。”樊随风淡淡道。

    张明心点点头,手中酒罐,却是一直抱着,也无处放下,不知觉间,已是带着跃上台来。

    走到试台边缘,放下酒罐,张明心见樊随风不再言语,只是远远看向台外云海远处三清殿,张明心便也如此学着,看向三清殿。

    试未开,两人似是傻傻,看着三清殿处,只是,一人飘逸潇洒,一人脸上,真似傻傻。

    “沙”一声轻响,似有人落下,两人立时转身,却是一惊。

    来着不是监试长者,而是一名弟子。

    那弟子长发飘飘,落过膝后,背背双剑,一双灵目,双瞳异色,左蓝右青,落地之后,也不看两人,双目淡然看着云海。

    “与试十三弟子,皆齐在试台。其中一、二、四、六试台各二弟子,第五试台三弟子。除开第五试台,出试二人,其余试台,出试一人,一个时辰决胜,开试!”所有监试长者此时皆立于各试台前的铁柱之上,第五试台依然是那位老者,正扬声宣布。

    少女右手向旁一张,背后一柄被长绸卷着的白剑一抖,长绸松卷,缠于少女腰上,那白剑飘起,在空中划如流水,落于少女手旁,少女一握,幻光剑,白光大盛。

    樊随风脸上变色,张明心抓抓头,却是说道:“三个人,怎打?”

    玉璧少女垂下手中剑,冷言道:“你两人,我皆会败之。”

    两人听着,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樊随风苦笑道:“流月宗白师妹,确有此豪气,我之师兄弟方才与我说了,第一试台,白师妹一人一剑,便将其余参试弟子,击下云海,不过花了,一炷香时刻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苦目瞪口呆,心中惊赞。

    樊随风又说:“只是,白师妹如此傲狂,却不让他人有一展技艺之机会?”

    回应繁琐风的,是少女的一剑。

    一道巨大的白色光剑,如山一般,在樊随风说完最后一字时,已射至面前。

    白色光剑,透过护台阵法,落入云海,激起一大片滚滚烟云。

    樊随风手中握着银剑,已站于白色光剑过处一旁,手中袖裂开数瓣,迎风飘飞,樊随风手冷汗直下。

    刚想说话,又一剑来,却是横横斩来,一片光幕,切割大半试台,樊随风身影立动,飘上半空,快速避开。

    少年张明心,却是趴在地上,躲过白清瑶这一剑。

    白清瑶抬头,看着持剑空中的樊随风,手中剑连连挥出。

    白色剑光,一道接一道,向樊随风斩来劈来。

    樊随风摇摇头,手剑连动,迎向击剑光。

    银剑与白光相碰,发出清脆剑鸣。

    第一碰,樊随风凝神皱眉。

    第二碰,樊随风满脸涨红。

    第三碰,樊随风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樊随风接下余下数剑,黑脸赞道“白师妹好俊的剑!该有此傲。”

    白清瑶收回前指的幻光剑,缓缓又再举剑,便又要连连挥出。

    樊随风苦笑:“白师妹,不用再举剑,我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少女手中动作未停,依然缓缓举剑。

    樊随风急道:“我承人挑战之意,却未能接人之战,那人在台上让这小师弟给败了。既是白师妹不让人留于这台上,可否,让我与这小师弟一战,胜败之后,再劳白师妹动剑,送我下云海。”

    白清瑶看了张明心一眼,良久一想,将幻光剑缓缓放下,嘴里迸出一句:“快些。”

    樊随风自空中落下,眼中闪闪,似是不敢相信地对着白清瑶问道:“三境太虚?”

    白清瑶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樊随风倒吸一口气,长长一叹,转身横剑,对着张明心说:“师兄弟们说,你是葬剑谷的小师弟,也不知是否该如此叫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见樊随风忽然转身问来,一愣,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才第一试时,你以己之力,败了张恒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,是也不是,还是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樊随风一笑:“他那枪,虽然不算仙器神兵,也是灵器,那枪尖,可是你手中剑劈开的?”

    张明心低头,答道:“是,坏了他兵刃,却是我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对了。”樊随风面上转冷,“我与他之恩怨,也不说一定要在第一试时解了,只是,我天性慵懒,又承他邀战之情,天又赠缘,你我再次同台。

    我若胜你,便算胜了他,我若败在你手,便也是不如你,此事便了,不再用烦恼与他一战之约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抬头,看着樊随风,眼中却是闪烁,竟是一种期待之感:“你是要和我公平打,眼中有我?”

    樊随风点头:“刚才所试,或是你我同心,也胜不了白师妹。我便更希望,能与你一战,望你莫误会,绝无欺你之情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憨憨笑着,拔出了黑剑,握在手里,剑上七彩光现,少年大声道:“你是第一个正眼看我的……对手,我一定,一定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樊随风看着听着,低头苦笑,抬头之时,已是一脸肃然。横起手中剑,樊随风淡淡说道:“我姓樊名随风,此剑随影,疾而随影,以此得名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看看手上黑剑,想了想,也说道:“我姓张名明心,这叫黑剑,平而无锋,砍木劈柴用的。”

    台上其余两人,忽而一抖,铁柱上的监试老人,看着黑剑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你似不能御空,我便亦不御空,应是公平。”樊随风定神,向张明心说道,“我来了,小师弟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张明心点点头。

    樊随风已不在原地。

    张明心身子一侧,左手臂上,衣服已经切开,一道细细伤口,血缓缓流下。少年大惊,赶紧回身,樊随风背对着张明心,握着剑,随影剑尖,往下滴着鲜血。

    樊随风缓缓转身,身未转齐,张明心眼前银影一花,张明心举剑挡过,胸前衣裳已被割破。

    少年急急后退数丈,樊随风一步一步缓行,随影疾刺,细细的剑气瞬息便切过少年身体。

    “好快,闪不过。”张明心惊讶地想着,身体闪避,手中黑剑苦苦抵挡,身上伤口,却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樊随风忽而停下,张明心脚一踩,后方,已是试台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