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霞小说网 > 国民老公不声不响结婚了? > 第七百六十五章 始终如一
    金老爷子既然答应了自己外孙女不说出去,就一定不会食言。可他也没有限制外孙女的行动路线,任由博大和周五两人在农场里撒丫子跑。

    柳江洲布下的监控自然是能看到这里的。

    金灿灿这才发现自己差点上了沈凤凝的当,怒气冲冲的给沈凤凝打电话,对方却笑得心神荡漾:“一直都没有赢过你,能在这件事情上让你吃瘪也很不错。再说了,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喊着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问了问才知道,沈凤凝本来想让她跟博祈琛求情,看能不能让自己回国,结果这中间给弄了叉子出来,现在她也不好意思开口了。

    人都是会变得,五年时间,小孩儿在长大,大人们在变老,老人们开始知天命。

    金灿灿知道博小贝在农场的时候松了口气,赶忙带着大部队往农场赶。

    可是快到了农场的时候,却迎面碰上了金老爷子的车,然而对方的车并没有刹车,速度依旧不减的与他们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金灿灿心中一紧,赶忙让司机顾流君开车掉头跟上。

    一路跟到医院,博祈琛将金老爷子直接抱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金灿灿跑过去的时候却被何医生拦住,将博祈琛的外套递到她手上:“刚才忘了放在车上,你先拿着。你帮不上忙。”

    何医生说罢便跑去和医院的大夫交涉。

    金老爷子是肺部支气管的问题,做了个不大不小的手术,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是半夜,住院需要一些东西,金灿灿便准备自己亲自去采买。

    转身却被博祈琛拦住,他轻声道:“我知道小贝来了山市,抱歉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金灿灿眼皮子都没抬,抬腿准备绕开他直接往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知道会让自己担心,不还是那么做了?他有他的主见,她没脾气。

    然而她没走两步,博祈琛直接拉上了她的手,任由她怎么用力都甩不开。

    “流氓!”金灿灿低声斥道。

    博祈琛没想到她后来也没在反抗,只是低声道:“老婆大人,这婚就不离了好不好?没了老婆大人,我寝食难安,活不下去!”

    先不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,就冲着这张低头俯身靠近她的俊脸,她都只能赶忙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靠近,她还是非常心动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金灿灿忽然反手拉着他快速出了医院,到了对面人烟稀少的公园,才松开手,抬眼正色问道:“博祈琛,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博祈琛皱眉,思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做什么对不起金灿灿的事情:“沈凤凝的事情你是知道的,杀人我做不到,就只能想办法让她流放。她求过我,我没打算让她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子。”金灿灿往前一步,伸手环上了他的腰,“我都知道了,你不用做手术,真的不用。”

    博祈琛身子一紧,竟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说,就是不想让金灿灿的心中有什么负担,可是现在金灿灿这么说,他要如何辩解?

    这该死的何医生,嘴上没个把门的?

    “别乱想,不是何医生的事情。”金灿灿将脑袋在他胸口蹭着,低喃道:“别说话,抱抱我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博祈琛环上来的力道,金灿灿心中的暖意,突然就开始占胜自己心中的惧怕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呵护,她度过了在别人眼里很难过去的三年之痒,她像个公主一样被宠了这些年。他没有跟她红过脸,哪怕是做出这种决定,都想的是一切做好了才和她说。久禾书苑

    他无时无刻不再为她着想,而她也不是个傻子,怎么能感受不到这其中满满的爱。

    得夫如此,今生何求!

    “呐,其实也没事的,我去医院就好了。”金灿灿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博祈琛厉声拒绝,将她抱得更紧了,“对你身体不好,万一出个什么不好的事情,你……”

    心上可能又是一点症结。

    生了个孩子,他花了将近五年时间,才慢慢让她身心都健康起来。他不想看她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,就再开个公司,专门研究那种措施的。”金灿灿感觉自己的脸都红到了耳根上。

    她很少这么主动的提及这些问题,现在说出来,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难堪。

    博祈琛忽而笑了,笑得心神荡漾,笑得天上的乌云都散了,露出清晖如许。

    金灿灿感受到他的笑意,面露疑惑中抬头,就承受了他暴风雨般狂烈的亲吻,似乎要将这些年来的委屈全部发泄一般。

    金灿灿闭上了眼睛,悉数承受,却在两人到了酒店套房之后,还是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她手足无措,明明都是孩子妈了,在这方面还是有些被动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已经喝了药。”博祈琛温温柔柔的用手把玩着她耳边的发丝,轻声细语中低喃道,“何医生的祖传秘方避子汤,无毒无痛苦。”

    金灿灿眸子突然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他都打破只有女人才能上环,节育等这样的桎梏,签了手术合同准备接渣输精管,被她阻止后现在甚至连避子汤都是他自己服用了,那她还有什么好惧怕的?

    夜已经很静了,凉飕飕的小风,一股儿一股儿地从半开的窗子外吹进来。那风,带着突如其来那细雨的潮气,吹在半清醒的金灿灿心坎上,比含着一块冰糖还甜呀。

    她轻轻柔柔的伸手摸过他的碎发,而后将手环在他脖子后面。

    博祈琛并没有睡死,黑暗中忽而睁开深邃中带着魅惑的眸子:“老婆,你知道开了荤的狼,是经不住小白兔诱惑的。我可以将你刚刚那温柔的抚摸,当做是邀请?”

    金灿灿指尖儿一顿,迅速收回,却为时已晚。好不容易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日子,他怎么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而心结打开的金灿灿,也是不甘示弱,没多久就让他见识到了小白兔急了也是会主动咬人的。

    没羞没臊的日子就这么过了三日,金老爷子都已经回了农场。

    金灿灿一脸羞愤的回来,却又被博祈琛带着回到了江市会展中心。

    她一脸懵逼的被钟离钟毓还有魏兮兮拉着去换礼服,直到再出来,她才看到了会场的主题。

    祈灿精灵发售会。

    “予她祈灿精灵,予她心有所依,予她此生无悔,予她无尽宠爱。”博祈琛的声音从台上远远传来。

    金灿灿泪水模糊了眼睛。

    五年前的城堡,五年后的发布会,他对她,始终如一。

    而她的心,也将始终如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