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霞小说网 > 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> 看守所 (八)
    看守所 (八)

    他一声答:“是”。声音极其响亮,然后洗脚去。

    这恶霸关了20多天就放了。公用交通工具上进行抢劫是犯大罪,公用交通工具上犯诈骗是无罪的,这就是他被放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离开30号后,30号变得更黑了,据说后来发展到下铺替上铺吹箫,灾脉子集体表演科手冲等怪事,打人更习以为常了。30号经常有被打的犯子,被打的不行了,然后被调过来。

    一天,29号和30号两个号子的人都被安排到理发室剃头。一个30号的犯子脱衣服时,猴B看到他的身体,满身的青肿块。猴B拿手往上一按,那个犯子痛的直叫。

    猴B问他怎么搞的。

    那犯子说:“洗澡时在地上摔的。”

    猴B心里有数,但他对30号的那种极端的黑还是不满意的,他拉长脸,那个长得像马脸的脸就更长了。他问30号的老大黄哥:“是不是洗澡摔的?”

    黄不理他。猴B对黄没办法,人家钱比他多,后台势力比他大。

    他又问那个身上有伤的犯子:“说,哪个打的,说了老子给你做主,老子给你搞号子。”

    那个犯子仍然坚持是自己摔倒的,猴B气坏了。

    本来这事就这样完了,可理完发后,30号的人都回去了,那挨打的犯子又挨打了。原因是他递头时把衣服给脱了,让猴B看到他的伤。

    这一次挨打,这犯子再也没有忍了,他大叫,叫声把猴B招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回,打人的人吃了亏,被猴B带出监号,在走廊里用牛鞭猛刷。猴B的叫骂声和被打者的嚎叫声、还有牛鞭落在身上的声音,在走廊里回荡。打了至少一个小时,然后,听到有人搬动刑椅、还有戴脚镣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周后,猴B把打人者调到我们的号子。我一看,打人者居然是我以前在30号看到的那个经常被打的一点声音的那个大河南。狗日的,我怎么也想不到,吃够了号子苦的人,居然还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大河南到号子里待了三天,我跟龚车商量,这样的人一定要踢出去。最后,龚车找到猴B,把大河南又调回到30号。